在堂姐珠兒父親往生期間,數度前往陪伴守靈,有一天巧遇寶山禮儀師小閔,他也坐下來和我們一起摺蓮花,記得當時剛用完餐不久,他就出現了,直到五點多才離開。

在這段時間裡我們聊了很多,包括他為何會進入殯葬業、家人如何看待他的工作、他工作之甘苦談,進而討論到生死學等等。
 

告別式當天,珠兒家人都忙著家祭和公祭,我則成了小閔的橋樑,經過這樣的互動變得熟稔。告別式後約二天吧!使我想起牽掛多年的一樁心願,至今仍未處理,於是想請小閔協助。



大妹於民國八十三年十二月耶誕節前夕車禍驟然往生,當時只因為不捨而選擇土葬,隔了數年首次撿骨不成,又過了約二、三年,於九十一年把大妹的骨骸安置在竹東某廟宇,但因其為較特殊的廟宇,即使經常路過,家人仍鮮少前往祭拜,然而對大妹的想念並未曾遞減 。

在我生病期間,有神明指示,乃因大妹想藉由我的身體警訊告訴家人什麼,但始終未付諸行動。估且不論是否為無稽之談,但把喜愛熱鬧的大妹安置在人煙罕至的廟宇,家人心中總有不安。

開始和小閔密切聯絡,挑骨灰罐、挑照片、選日子、到廟宇辦遷出、挑塔位、火化、進塔等,雖然不是件相當浩大的工程,但過程仍顯繁瑣。


 

大妹終於有個漂亮、風景優美又熱鬧的新家,相信大妹會喜歡我們為她精心挑選在新竹大坪頂的家,願她在此安息並庇佑家人及工作人員平安健康。

所有費用六萬多,爸媽支付;哥數度前往廟方諮詢相關事宜,嫂子煮了一鍋香噴噴的雞酒及準備了豐富的水果;我和小妹擔任聯絡人及挑選塔位;妹妹負責紅包事宜;而我則購買餅乾糖果。先生說:「有人要吃孔雀餅乾嗎?」我答:「是買給大妹吃的啦!」在大家分工合作下總算功德圓滿。
 

花錢,理所當然應該得到禮儀師服務,但我在此仍要表達對小閔十二萬分的謝意,若不是那天他這麼熱情,大妹骨骸安置的問題,不知還要延宕多久呢!如今,爸媽及家人終於得以安心自在。 

 


 
酷哥:我以前有這麼胖嗎?
女兒:大阿姨可曾抱過我?
惠子:那時你的小名叫 baby,baby 就是要這樣才可愛呀!
惠子:微,大阿姨有抱過妳,但沒拍照留念,在妳六個月大時,大阿姨則已車禍往生。
PS.首張則為鑲在黑色花崗岩之骨灰罐上的照片

 延伸閱讀:如果能在那裡遇見妳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惠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