寫於 94.12.27

身為礦工的女兒,從小父母忙於掙錢糊口,對於孩子的功課,根本無心也無暇過問。

還好我們四兄妹成績總是名列前茅,每每成績單發回要求父母簽章時,經常是興高彩烈的,希望爸媽能多看幾眼亮麗的成果,即使沒能享有物質的鼓勵,來個言語的讚美也不錯,但往往那只是一種奢望,得到的回應皆是~印章在抽屜裡,自己蓋一蓋吧!

多麼羡慕同學們的父母,極其渴望孩子有好的表現而給予獎賞。一回二伯父得知我一向雖前三名,但也不曾同時打敗鄰近村莊謝家、彭家的女兒,如今擊垮了他們得了個第一名,二伯父覺得我為劉家揚眉吐氣,深感與有榮焉。

次日一大清早兩手背在後頭,大揺大擺的來到家中,忽然從後方掏出一盒小天使鉛筆,我樂不可支的接下小禮物,碰碰跳跳的上學去。

踓然它不過是一打鉛筆,但它可是我這一生中不勝枚舉的考試中,得到的唯一奬賞,對一顆年幼的心靈是極大的鼓勵和安慰,也從那一刻起體悟到,只要努力終有一天會有人賞識你。

如果此文獲青睞,務必呈獻給二伯父,並告訴他老人家,若沒有他當時的鼓勵,不會有今天的我,由衷感謝二伯父。

雖只是一個小小的動作,對一個小小的心靈,卻起了大大的發酵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惠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