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5.01.12 以熙晨之名發表於 聯合繽紛版



小時候,我放學回家,必定書包一扔,呼朋引伴到田間嬉戲,玩起捉迷藏、騎馬打仗的遊戲。

有一天發現田裡有一個大石頭,還有一把木梯。我們因此玩起新鮮的遊戲,把木梯架在石頭上,像個蹺蹺板。大夥兒玩得興高彩烈。

突然重心不穩,蹺蹺板垮了,大家跌得人仰馬翻。我隨即覺得左臉微熱,漸漸感到劇痛,發現一根竹子插在我臉頰上。那根又尖又長的竹子,是站在我後方的小男生拿在手中的。

那時,同伴沒有一個人敢靠近我,也沒有人願意幫我,只好哭著拔起竹子,把黏著一小塊肉的竹子,往稻草堆一丟,摀著雙頰,哭著飛奔回家。

因父母不在家,我對著鏡子,看著沾染鮮血的雙手,束手無策。等父母回來,也僅是拿藥包裡的的外傷藥搽搽而已。

等傷口復元,我的臉頰留下一個人工酒窩,這是個無法抹滅的記號。
ps:田野就是我們的戰場

全站熱搜

惠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