寫於 94.09.15


猶記得高二那年暑假,參加自強活動結束,隊員要解散各自回家前,深感相逢自是有緣,幾天活動下來,建立了同甘苦、共患難的真情,份外珍惜多一點相處的時刻,因為這一話別,不知何時才能再見面?於是我們選擇到家高雅的餐廳好好再敍。

大家正聊得興高采烈,卻聞我驚聲尖叫,愉悅的氣氛頓時凝結。那原本香濃的玉米濃湯,由於服務生的疏忽,竟狠狠的波灑在我右肩上,此刻『它』的又濃又稠,讓我有些憎惡,因高溫不容易散開,痛得我真想哭。

服務生詢問我:「到醫院就診好嗎?」當時不想破壞團體興致,只答應到化粧室清理並抺藥,回到座位後,還若無其事的跟著群眾嘻笑,其實肩上的疼痛,有些難以忍受。

好不容易搭上火車,但真正的痛苦才開始,因為隨著車身的揺晃,破皮的傷口被衣服及內衣肩帶來回磨搓著,我的內心跟著哀哀叫,不知附近的乘客,是否看出我的椎心之痛?

回到家仔細檢視傷口,右肩帶兩側掛著剝了層皮的粉紅色肌膚,好是心疼,之後留下永不抺滅的痕跡。這道玉米濃湯自然無法在我記憶中消失,那是甜蜜帶著苦楚的滋味。

全站熱搜

惠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