寫於 95.01.17


農忙時節,小小年紀的我們,得頂著豔陽高照,汗水淋漓、埋頭苦幹的採摘茶葉,眼看著原本綠油油的茶樹,被我們採摘完後,像理個平頭般變得污黑亮麗,興奮極了。喜悅之情尚未停歇,即可聽到媽媽的大嗓門對著伯母們嚷嚷著:「山頭那邊又長起來了!」孩子們聽了,頓時腦中一陣天昏地暗,像洩了氣的皮球,茶樹如此循環”生生不息”,我們那還有休息玩樂的機會呢?

大人們總期待孩子放假,則能增加人手上山幫忙,而貪玩的我們,無法體會父母的辛勞,在夜裡、在大人背後,我們暗地裡祈禱上天,趕快下場大雨吧!幫幫我們這些可憐的孩子,有時上天可能感應到我們苦苦哀求,果然又是打雷又是下雨。我們最愛這種天氣,因為大人也無法上工,媽媽才能留在家陪陪我們,做些甜點塞我們的嘴吧、填飽我們的肚子,算是慰勞我們平日的辛勞吧!


即使上了工,有時天氣陰晴不穩定,時而晴天,時而烏雲密佈,有時來個陣雨,此刻大夥兒都像是個氣象預測專家,預估雨量會多大?會持續多久?大人與孩子們都各有期許,自然會有所偏頗,在大人宣佈收工的那一刻,我們心中一陣雀躍。

有時難免預測錯誤,大人悔恨、孩子竊笑,在回程中若天氣放晴,可看見天邊出現一道彩虹,好比此刻孩子們心中那道絢爛的彩虹。
雨歇片刻後,枯草腐木堆中會有蝸牛緩緩爬出,撿拾起送到雜貨店可折換些零嘴,這是孩子們最大的滿足。據說當時蝸牛肉是老饕們的最愛。


(96.03.23 拍攝於社區中庭)

看似平靜沒有危險的採茶記,其實暗藏玄機可多著呢!茶樹葉子的背後常有五彩繽紛卻咬人極痛的蟲子,在寧靜的採茶氣氛中,只要聽到尖叫聲,則是有人被牠親吻了,牠躲在茂密的茶樹中叫人無法閃躲,一天下來大家來比誰的吻痕多。更悽慘的叫聲則是發現蛇優雅的纏繞在樹梢,卻叫人看了毛骨悚然。還有成堆成串的茶蟲踡局在一塊兒蠕動著,把該處茶葉啃蝕得只剩枝幹,這是我最害怕看到的景象,它會令我起雞皮疙瘩,"加冷筍”好一陣子。

因為生活困苦,農忙之餘,媽媽會去尋找乏人管理的茶園,那裡往往是雜草叢生、更是危機四伏、茶樹比人還高大,找到之後媽媽會邀孩子一塊兒去採摘,其他兄弟姐妹沒一人願意陪同,看著媽的惆悵,我只好跟她一道去了。環境比起自家的茶園惡劣多了,被蜜蜂螫的哇哇叫。平日缺乏關愛的我,因此得到媽媽的讚賞,而得到安慰,不足為苦呢!

最愛在黃昏時分,夕陽西下,擦乾汗水,踩著輕快的步伐,趁著涼風,吹著口哨,聽著叢林中震雷欲耳的蟬鳴,把一天的辛勞抛諸腦後,輕鬆愉快走在回家的路上。



 
註記:
前三張實景照片引用於 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camay&article_id=11326458 
後二張96.04.29 拍攝於自家茶園

全站熱搜

惠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