寫於 95.01.03


嬰兒時期曾經差點因為乏人照料而窒息死亡,而後又因掉入池塘險些溺斃,小時候真是多災多難啊!

嚴熱的夏天,父母總是耳提面命下課千萬不可到河邊戲水,女孩兒們幾乎不敢越雷池一步,乖乖的待在家做功課、或家事,男孩兒卻從不把叮嚀放在心上。

一天我們這些膽小的女生,受不了男生們在清澈溪流中玩樂之誘惑,於是也穿著當時最流行的寬鬆黑色燈籠褲下水去,那種透心涼的感覺,舒暢愉快極了。

男生們見這些初生之犢不畏虎,於是建議我們輪番坐上又黑又大的泳圈,把我們送到最深最遠的潭中央,那兒在竹林之蔭庇下最是清涼。

誰知輪到我時,由於他們未見到前面那些女生驚恐的尖叫,而覺得不夠意思吧!哥哥竟同其它壞男生,把我送到最美麗也是最危險的地方,則把泳圈給翻了過來。

根本沒下過水的我,當然是張牙舞爪的亂揮一通,又哭又叫載浮載沈的好一會兒,哥哥才把我救起來。

在那生死邊緣走一遭回來,恐懼得大哭大鬧,好恨哥哥為何如此沒良心。貪玩的後果,若時間拿捏不當,不僅是我會命喪黃泉,也許哥哥自己也會陪上性命呢!

回想,媽媽說:「妳三、四歲的時候,掉到三合院邊的池塘裡,當時的池塘都是用大石頭砌起來的,五、六歲的哥哥竟可踩在其中突出的石塊,緊緊拉著妳的小手不放,且大聲呼救,直到大幾歲的哥堂發現再拉住他,共同呼救,如此接力賽的搶救,堅持到最後才被大人救起這一串的孩子。」

所以我原諒了哥哥,就當他是一時調皮,而不知危險性。沒有那場接力賽,我也沒機會體驗那透心涼的那潭水。

全站熱搜

惠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