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伯父生前擔任了三屆郷民代表,在這段從政的期間
裡,他時常和大伯母出遊或出差,堂哥們都在外地求學或就業,這時堂姐珠兒則顯得孤單。因此大伯父、大伯母會請我課後直接回到他們家陪伴珠兒,他們才能放心遠遊。經過無數次的留宿,和大伯父、大伯母也建立了深厚的情感,我始終認為他們彷彿是我的另一個爸媽。
 

如今,昔日意氣風發、英俊挺拔的大伯父,已化作一縷輕煙飄向西方極樂世界。由於他老人家病痛多年,辭逝前數月更是離不開病床,看著他日漸消瘦的身軀和模糊的意識,令我萬般不捨。

 

在大伯父臨終前不久,我和妹妹陪同珠兒到呼吸治療室探望大伯父。珠兒自始至終握著老爸的手,我和妹妹分別按摩他的雙腿,和他說說話,在探訪的一個小時裡,大伯父異於尋常的精神奕奕,直到我們離開病房。但在過程中,他掉了幾滴淚水,我想那淚水是感動我們的孝心,也夾雜著諸多無奈和痛楚。

 
一向熱衷於政治的大伯父,肯定知道520是個什麼樣的日子,乃因那股意志力讓他撐到當天下午才撒手西歸。享年八十二歲,孩子成就非凡、子孫滿堂,方可了無牽掛的離開。能夠不再受病痛的折磨,是件值得祝福並可喜的事。然而,縱使明白這是個美好的結局,但那份割捨不掉的情感,仍讓親友們在告別式中淚水決堤,孩子們失去了至愛的父親,弟妹們失去了敬仰的大哥。 

 
我歷經許多次至親的生離死別,對於瞻仰往生者的遺容,均能以平常心看待,這回卻有諸多原因迫使我猶豫不決,但在大歛時,聽到禮儀師的聲聲呼喚:「還有沒有人要看,要蓋棺囉!」當時負責拍照的我,大步趨向前去,終於我見著了大伯父的最後一面,我想這樣才不會有所遺憾。 
 

這場告別式有些突破傳統的模式,諸多長輩們可能無法接受,但在我看來,它充滿著溫馨和莊嚴的氛圍,也給了前來弔唁之親友們有了另一番啟示吧! 

 
從陪伴守靈到送大伯父至火葬場,讓我從中學習到更多的體驗和成長。

 
大伯父:「願在天上的您,不再受病痛折磨,重拾往日悠然自得的快樂時光。」 


告別式當天來訪的親友,胸前別上黃絲帶。


出門前工作人員把鮮花取下成花瓣,
在靈車起動時撒成花海。


毛巾很精緻
前面第三張,黃色包裝的乃為答謝來賓之避邪小禮。


長孫

 
以前只認識龍巖,這回讓我認識了山生命科技


著西裝的男士,白上衣的小姐,均為寶山的工作人員。
在四位美女中間那位先生,則是我們的禮儀師閔先生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惠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