寫於 94.12.05

汗水淋漓的備妥一桌飯菜,頑皮的女兒兩手一扳輕巧的餐桌,我的心血付諸流水,看著滿地的杯盤狼藉,即使飢腸轆轆仍趕緊檢查女兒是否刺傷或為之燙傷,不幸中的大幸,才週歲多剛學走路的她連哭都沒哭。

廚房的S掛勾都到那兒去了?翻遍各個角落遍尋不著,一日清洗烘碗機赫然發現,都在蓄水槽裡頭,這又是小女兒的傑作。

生火煮飯了,瓦斯爐旋轉開關怎麼少了一個,如此一來開飯時間會被耽誤的,左找右找仍未見蹤影,直到年終大掃除,瞧見它被塞在瓦斯爐底下,這依然是她搞的鬼。

哇!阿嬤大叫!家裡什麼時候有遍地的雪花,仔細一瞧原來是洗衣粉,馬上想到一定是那對寶貝孫子女玩的花樣,斥嚇了幾句隨及拿起掃把清理一番,沒想到他們倆躲到二樓繼續灑,氣得阿嬤咬牙切齒。

兄妹們不斷的在客廳追逐嬉戲,忽然未聽見妹妹的任何聲音,卻耳聞哥哥的開懷大笑,一探究竟發生啥事?一見該景象也噗嗤一笑,原來妹妹不小心一屁股坐進了後方的垃圾桶,活像馬戲團表演一般,柔軟得整個身子塞在其中起都起不來。

往事歷歷在目,如今這位哥哥已是身高一七多的帥哥,小女兒也堪稱是亭亭玉立的少女了。

全站熱搜

惠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